您所在的位置:丰集门户网站>综合>“人民楷模”王有德:生命不息,治沙不止

“人民楷模”王有德:生命不息,治沙不止

2019-11-08 16:44:39 作者:匿名 阅读:2331

 

今天上午,宁夏治沙英雄王有德被授予“人民模范”国家荣誉称号。

在王有德家里,记者曾经看到一套满是荣誉勋章的服装——许多勋章,如时代领袖、国家杰出共产党员、国家先进工作者、防砂英雄。现在,那套西装增加了另一个“重量级”荣誉。

王有德说:“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这一光荣时刻,能够分享祖国的光荣,我感到特别激动和高兴。这是每个中国儿女的共同见证和骄傲。”

在今年的植树节,该报的特写页面刊登了70年来70人的特写“王有德:修建绿色长城消除沙漠”。它现在重新发行这篇文章来纪念“人民的模范”。

今天是中国的第41个植树节。记者近日走进位于毛乌素沙地西南边缘的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向您讲述科学控沙探险家王有德的故事。

现在,如果你从飞机上往下看穆乌斯沙地,那一定特别令人震惊:一个东西长47公里、南北宽38公里的绿色屏障阻挡了滚滚的黄土沙丘,不仅控制了沙漠向西移动的速度,还不断将沙漠推回,使其后退了20多公里。世界治沙史上的奇迹是,王有德和他的林场工人在年降雨量不到200毫米的沙漠中,经过“宁可丢下10公斤肉也不愿让生态落后”的斗争,一点一点地用闪闪发光的汗水和鲜红的血液“染绿”。

宁夏的三月份,早晚气温仍低于冰点,60多岁的王有德精力充沛。一大早,他带着他的“六件旧东西”——铲子、剪刀、锯子、笔记本、水杯和工作服——在森林里转了很多年,为春天移植新树苗做准备。大鼻子,宽耳朵,黑皮肤,皱巴巴的脸,这是王有德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每当我看到一棵树或一片森林,每当我看到过去的沙漠荒地变成绿洲,我心里就感到踏实和非常踏实!”退休后,王有德继续负责沙漠林业。不仅如此,他还在酝酿一个更加惊人的“计划”。

[字符文件]

王有德,回族,1954年9月出生,宁夏灵武人,曾任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他带领职工坚持铺沙植绿,促进农场发展富民,建设60万亩防风固沙林,治理近100万亩流沙,有效防止毛乌素沙地南移西扩,呈现出人民进沙退沙的喜人局面,实现了“富民、绿化沙漠、让林场生机勃勃”的目标“治沙减贫”之路为我国防沙治沙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他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先进工作者”和“全国治沙英雄”称号。去年底,他获得了“改革先锋”的称号。

王有德发了一条信息:“生活和防砂没有尽头。”

“空降部队”击碎“铁饭碗”

王有德带领林场职工种植的郭靖森林成为沙漠中的绿色银行。

在大多数人看来,土壤侵蚀是一个漫长的生态过程。但是对白芨海滩来说,土壤侵蚀是一个威胁生命的问题。

毛乌素降水少且集中。在仲夏的雨季,倾盆大雨立刻带着黄沙沿着水蚀沟奔流而下,就像泥石流一样,威胁着周围村庄的安全。王有德开始在林业系统工作时,发生了一场悲剧,三个孩子被沟渠带走。那时,他下定决心:“村子里没有洋娃娃,没有房子,没有田地。作为一名林业工人,我必须做点什么。”

当树木被毁时,沙漠来了。如果你种树,沙漠就会离开。

王有德不是毛乌素的本地人。他的家在马家滩镇的篮子村,原本是一片风景优美的草原。随着人口的增加,贫困的村民只需要自然资源。他们的生存依赖于挖甘草、打麻黄、饲养牛羊、取暖、烧炕、烹饪和砍伐。据我记忆所及,这个村子一直是“三天一风,十天一沙,风把沙吹走了,我的脚不见了”。王有德家的窑洞经常被一半以上的沙子掩埋。草原被沙漠慢慢侵蚀和吞噬。沙子威胁要撤退,整个村子的人都被赶出了家园。

最近,毛乌素沙地已经侵蚀到离宁夏黄河以东5公里的地方。

1985年,曾在灵武抗旱钻探队和北沙窝林场工作多年的王有德被任命为白吉潭防沙林场副主任。

新领导人来了,但他没有本性和仁慈。相反,他受到冷淡的接待和疏远。这一任命几乎不受观众欢迎。

护林员吴敬中的父母都是白芨海滩的老员工。他回忆道:“为什么父母在选择领导人时没有找到自己的一个呢?!他是从外面派来的,不会对我们好。”

“谁知道这个小娃娃能做什么?”白芨滩的老工人蓝志国说。

我们应该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其他人可能会感到尴尬,但王有德坚持青山不会放松。他有着“厚脸皮”,不管玩世不恭,他都能走遍林场的每个家庭,了解情况。“不管有多难,我都会努力打开缺口并取得成功。此外,因为林场工人正处于艰难时期,他们需要改革。”王有德的目标是最难的骨头——“拆保险箱,砸铁饭碗”,这样林场就能从麻中醒来,活下去。

在计划经济体制影响下的粗放管理下,一方面,员工的积极性不高,他们一年有7个多月无事可做,而在冬天他们则坚守在墙上,“晒晒太阳”,打扑克和下棋。另一方面,工人的生活条件非常困难。他们住在能看见星星的土坯房子里。他们没钱买蔬菜和石油。他们吃辛辣的食物,并用浮油擦拭锅底。

“林业年费只有15万元,159名员工不到1000元。这是植树造林、植树造林和养民的沧海一粟。在这种情况下,员工们仍然挣着微薄的工资,付钱给人们做日常工作,比如“清除柳树上的残茬”。针对各种不合理现象,他大胆提出了三项改革措施:取消一线工人的工资水平,实行绩效工资制,多劳多得;非生产人员减少,后勤管理人员从28人减少到16人;此外,生产任务将分配给员工,实行合同责任制,全额奖励超过定额,处罚不到位。质量将严格确定:第一年成活率必须超过85%,第二年保存率必须超过75%,第三年植被覆盖率必须超过50%。

“我已经工作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说话的时候让我无偿工作?”兰志国觉得很难理解。

他的想法代表了许多林场工人的愿望。他们对改革措施,特别是取消工资水平非常不满。三分之一的工人代表大会不同意改革。有些人当面辱骂和侮辱王有德,有些人写匿名信,还有人用菜刀威胁他...

这时,王有德决定实行“一田两制”。年底,改革的支持者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答案——造林计划完成了152%,成活率比改革前高22%。他们还积极发展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他们的自筹收入达30万元,是营业费用的两倍。

因此,越来越少的人坚持工资标准,“做自己的工作,挣自己的钱”已经成为共识。

一棵树没有痛苦是无法生存的。

在白芨滩林场的一个工作站中,荒漠化后与荒漠化早期的对比非常明显。

如果一片片环抱的草方格是精美的田字格练习本,那么柠条、沙冬青和带刺的头发就是写在上面的整齐的汉字。

草方格沙障固沙是宁夏治沙人在退沙入沙时的一大发明。将废弃的麦秸成捆成方格状铺在沙子上,然后用铲子卷成沙子,留下一段麦秸自然竖立在四周,然后将方格盒中央的沙子推到周围麦秸的根部,使麦秸牢固地竖立在沙子上。

白芨海滩的每个工人都必须系草方格。这是王有德的原则,也是林场招聘面试的第一个问题——选择优质麦秆,而不是破碎或腐烂的麦秆。麦秸厚度应适中,过厚站不起来,过薄固沙效果不好;正方形不应该太密或太松。最常用的是一平方米的草方格,但是坡度随大小而变化。

“捆草方格很难!”王有德的老部下王邵云回忆道:“当小麦刚刚收割完,麦秸比较新鲜时,捆草方格的效果最好。然而,它赶上了三伏天。沙漠中的温度高达50摄氏度。头被烈日烤焦了,脚太热,不能掉在沙滩上。汗水从未停止。工作时,孩子在附近滚动沙子,没人关心他是渴是饿。烹饪时,绑上三块土坯,把锅放在最上面的架子上,炉子上放一根树枝。吃饭时,风很大,尘土飞扬,所以你只敢吞咽,不敢咀嚼。”

有人抱怨时,王有德不高兴,大声说:“人不受苦,树不活!”

王有德带头吃苦。在沙漠里,总是他有最高的声音和最刺耳的声音。

"我发现这个人很好,可以处理事务."兰志国对王有德的印象略有改变。

在沙漠外围,以灌木为主的大面积防风固沙林建立在草方格的基础上。这只是第一道生态防线。其次,有四条道路:围绕主干道和公路建设“宽林带、多网、多树种、高密度、乔灌混交”的大型骨干林带,形成第二个生态屏障;在两条生态防线的保护下,郭靖森林苗圃将成为员工的“摇钱树”和“绿色银行”。在野外,种植牧草,发展水产养殖。牲畜粪便被送回地里。治沙扶贫相结合是王有德探索的“五位一体”治沙,国务院有关文件确定为重点推进模式。

在王有德看来,每一片被汗水染成绿色的沙漠都是白芨居民探索生活空间的绿洲。

王有德带着林场的工作人员,坚定地走向广阔的沙漠。他的第一个目标是黄沙飞舞的北沙窝。

你知道,在百吉坦林场建立以来的30年里,林场的面积从未增加过一毛钱。因此,白芨海滩的首次勘探受到许多人的质疑。

蓝志国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的人,他问:“我们白芨海滩不是很好,为什么跑到那个地方吃沙子?”“北沙窝的土地不平,旁边有一条大沟。清理那里的土地有什么用,难道不是浪费人力和金钱吗?”

"我们正前往沙漠地区,一个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另一个是为了我们自己。"在北沙窝,王有德和他的员工在建筑工地和帐篷里呆了50天。白天,他挖沟、引水、推沙、建田和整地。晚上,当其他人休息时,他变成了一只“夜猫子”——在房间里点燃煤油灯学习第二天的工作后,他用手电筒检查每组任务的完成情况,直到将近黎明。

“我们扛着一块25公斤的水泥板,他能扛两块,一共50公斤。他还参加劳动竞赛,每个小组一天的工作量从200增加到300,400,再增加到580。白芨海滩的一名工作人员杨金玉说:“他的背被磨出了一个大包,汗水流进了伤口,但他从未停止。”

沙漠中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那一年的12月28日,那时树木被种植,冬天水被注满,帐篷被收回。然而,王有德由于过度劳累而摔倒在工地上。他住院三个月,关节痛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你猜第二年发生了什么?第二年春天,百吉坦的员工又搬家了,其中87%的人甚至自愿搬到北沙窝。这些树几乎没有死,看起来非常整齐。工作人员的热情被激发起来,他们觉得经过仅仅一年的苦难,沙漠有了希望。”王有德说。

"我以前一直反对它,但每次事实都让我虚荣。"此时,兰志国笑了,他对王有德的理解完全变了。

白芨滩的第二次开发——大泉区的开发,甚至兰志国——前“反先锋”,都开始崇拜王有德。他说:“在看到员工的所作所为和他的所作所为后,我不敢说一句话。我觉得这种领导,你还能说什么?你什么也不能说。”

第二次创业是一大鼓舞。

王有德说,只有当林场的工人愿意吃苦耐劳,学习知识,他们才能种树。

随着新世纪的到来,白芨海滩的造林速度有了新的飞跃。这一次,他们通过“以林养林,以恶促林”的方式帮助征服了沙漠。

随着城市建设的加速,王有德嗅到了绿化市场的商机。白芨滩成立了三家绿化公司,推出了“设计-育苗-种植-养护”一站式服务。绿化工程每年可产生4000多万元。

这些收入的很大一部分被用于荒漠化控制和植树造林。在白芨海滩,只有20%的国家补贴投资是由其他行业资助的。

宁夏一半的高速公路绿化来自白芨滩。侧柏和樟子松是绿化工程中的主要树种,以前在宁夏很少见到。

“侧柏在宁夏其他地区的定位实验基本失败。只有我种植的20多棵树成功存活了下来。我仍然比我自己的孩子更接近他们,每天都在管理他们。”王有德说:“其中一个就在我的门前,我对此深有感触。每天给它洗面和洗脚的水,看着它长到离树苗4-5米。最后,为了不妨碍它的生长,我拆掉了墙。”

樟子松变种。蒙古也需要注意。为了保护水,王有德为树苗穿上了一条“小裙子”。有无数这样的探索。王有德先后引进了30多种沙漠控制植物,打破了宁夏引进“春天是幼苗,秋天是一堆,冬天是光秃秃的死亡”的命运。

与王有德上任前相比,白芨滩植被覆盖率翻了一番,达到40.6%,风速下降了12%,水分蒸发减少了26%,大气相对湿度增加了9.5%,土壤有机质增加了200%。这使得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动植物数量分别增加到129种和315种,大大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环境。

2014年12月,王有德从白芨滩林场退休。有人说,经历了一生的艰辛、荣誉和成就后,是时候好好休息,享受快乐了。然而,他对绿色的爱很难放弃。"白芨海滩仍有60多万亩沙漠未得到治理."他说。

在包道岛台湾企业家的帮助下,王有德探索引入社会资金治理荒漠化,成立宁夏沙漠绿化和沙产业发展基金会,代表基金会与白吉潭沙漠防治林场签署“沙漠绿化生态管理协议”,并在银川河东机场东侧马鞍山荒地承包1万亩沙地,继续治理荒漠化和植树造林。

“那是银川的东门。这是飞机着陆时穿过云层后乘客看到的第一幕。这是我们的名片。我必须治好它。”王有德说。

在专业人士看来,管理这片荒地比管理沙漠更困难。成本是沙漠的10倍,每亩土地近2万元。“沙漠富含地下水,这里的地下是卵石,没有水;这片荒地土壤坚硬,草栅根本无法被捆住。此外,由于机场、高速公路、铁路等的挖掘,峡谷遍布各地。因此,种植前必须进行整地、回填和复垦。另一点是沙漠绿化可以选择锦鸡儿(Caragana korshinskii)等更便宜的沙生植物,但是机场附近的荒地绿化需要考虑美观。即使种植了驯化的景观树,维护也更加困难。”王邵云说。

尽管如此,王有德还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经过4年多的治理,2000亩荒地造林成功,马鞍山荒地风沙天气越来越少。走在森林小径上,空气清新,鸟儿歌唱。在一座桥下,挖掘机和推土机被移走,土坡和峡谷被夷平,树木为春天做好了准备。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密集植树期间,王有德将从早上6: 00到晚上112: 00带着他的员工留在施工现场,不下山也不留下铲子。

王有德也想在这里实现自己的造血功能。他的生态植物园、公益林园、采摘园、养殖园和森林健康中心已经初具规模。“我们保卫我们国家的长城是一片绿色的森林。一旦种下,我将把长城献给国家。”王有德说。

记者笔记

“老猴子”心中的统治者

熟悉王有德的人都知道他的绰号“老猴子”。因为有人说他会结账。

在北沙窝项目的施工现场,你总能看到王有德束腰。他在找什么?他在寻找落在黄沙中的砖块,并把它们收集起来。他说,“一块砖值7美分,40块砖可以节省工人的工资。”

每年都要卖苹果,连续七八天在车里吃饭和生活,不要进入酒店,不要住在酒店里,以省钱。他还瞄准了被忽视的废弃沙柳条,并把它拉回到开放的柳条场。

其他人问他,"你为什么喜欢计算这些小账户?"

他回答说:“小账户和大账户不是看金额,而是看这件事对社会的价值和意义。在这个林场极其困难的时刻,帮助更多人,减少混乱是件大事。”

王有德有很多机会换一份更好的工作,但他从未要求离开条件困难的林场。王有德生命的价值在于种植更多的树,管理更多的土地,为穷人找到更多的幸福。他的尺子在他心里。

对他来说,员工事务都是大事。他甚至为员工献出了生命。正是在北沙窝施工期间,空心板突然滑落。他用力推了推周围的人,然后冲上去用他的身体堵住空心石板。这个工人逃脱了危险,但肋骨受伤了。

家务总是小事。晚年,他的父亲很少陪伴他,所以他在离开前对他说“孤独”这个词,让他痛哭流涕。从出生到毕业,这个孩子从未出现在学校门口。每次他回家,他的头、身体、衣服和鞋子都满是沙子。他的妻子杨夏雪说:“你让林场变得绿色,但你抛弃了我们的家。”

当白芨滩改革受阻,其他人受到威胁时,杨夏雪哭着问王有德,“你在做什么惹他们生气?”这孩子在受苦!"

“我必须改革到底,不能做缩头乌龟。此外,我们的孩子很痛苦,至少他还住在房子里,吃得很好,还去上学。这个工人的孩子更苦,每天都吃浸在苦咸水里的绿色大米。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生活。”王有德对自己的妻儿受到欺凌无动于衷。

他最感谢的是他的妻子。除了照顾家人,杨夏雪还对他的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果园建成后的头几年,没有利润,许多工人不得不放弃。王有德带头承包了40多亩果园,但他没有时间管理它们。是妻子动员亲戚朋友来管理,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报答她。”王有德说。

甘肃十一选五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