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丰集门户网站>综合>提升机构编制工作服务党和国家事业大局的能力

提升机构编制工作服务党和国家事业大局的能力

2019-11-12 08:17:46 作者:匿名 阅读:4983

 

不久前,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颁布了《中国共产党组织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明确规定了党的组织。颁布《条例》的现实目的是什么?《条例》将给党的组织结构带来什么变化?为何该规例包括一个关于监管和问责的独立章节?最近,相关专家接受了记者的独家采访。

(1)加强党对组织的集中统一领导,推进组织法制化,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组织工作对加强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建设、深化机构改革、优化党的执政资源配置具有重要作用,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执政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加快形成党的领导和建设各个方面的内部法律法规体系的重大任务。作为关系党和国家大局的重要工作,组织必须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党如何集中统一领导机构建设工作,需要一套制度安排。在这种背景下,《条例》应运而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丽霞表示,该条例以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着重加强党对组织结构的集中统一领导,为党管理组织结构做出制度安排。

作为一种重要的政治资源和执政资源,如何合理利用组织资源为党和国家大局服务已经成为一个重要课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张小燕教授说:“加强党对组织的集中统一领导,体现在组织工作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上,即坚持党对组织工作的控制,坚定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和全党的核心地位, 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集中统一的领导,要求加强党在各方面和整个组织工作中的领导。 并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应集中统一地领导全国的组织工作。第六条明确规定,各地区、各部门的党委(党组)必须服从中共中央对组织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研究和实施《条例》的第一个问题。"

另一方面,《条例》弥补了以往组织工作的不足。“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各级党委和政府从实际出发,不断加强组织结构,合理调整组织资源。他们为加强不同时期党和国家机构的职能体系建设,领导和推动机构改革的深化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云杰说:“但是,也应该认识到,长期以来,各级党委和政府都没有充分认识到组织工作作为重要政治资源和执政资源的重要性。组织工作不规范、不平衡的问题更加突出。组织工作法律制度不够完善。组织工作的有效性、科学化和规范化还有进一步提高的余地。”

《条例》的颁布弥补了前一个组织的资源短缺。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时候了。专家表示,从加强党对组织工作的领导、不断优化党的执政资源配置、积极推进党和国家机构职能的优化、协调和效率、有效强化组织工作的刚性约束、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角度来看,《条例》作为第一部专门规范组织工作的党内法规,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专家认为,从法律制度的角度来看,《条例》填补了以前的空白。冯丽霞评论说:“从组织工作的立法现状来看,国家机关已经有了组织法和相关的行政法规,没有专门的法律系统地规范党的领导组织的组织工作。《条例》的颁布进一步完善了党的内部法制和机构设置制度

组织结构是党和国家组织结构的基本要素。党和国家是否具有科学的组织职能、适当的内部结构和合理的人员配置,直接影响党的执政的组织基础和有效性。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规范组织结构,对于巩固党的执政组织基础,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水平,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张小燕说。

(2)《条例》关于四个关键环节的规定将促进科学合理的组织工作、权责一致、工作统一分工、工作正常、职责履行得当、工作顺畅。

这次《条例》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它侧重于程序性规定,并与现有的党的法律法规和国家法律法规相联系。从《条例》的内容来看,第三章至第六章具体规定了四个组织结构的关键环节,即动议、论证、审议和决定、组织和实施。

“做好组织工作是各级党委(党组)的政治责任。在实践中,党委(党组)掌握组织人事工作还缺乏一套具体的制度安排。”根据冯丽霞的分析,《条例》将组织工作的基本程序划分为四个关键环节,明确了每个环节的基本权限、程序和要求,明确要求各级党委(党组)承担该领域组织工作的主要职责。这将有助于防止职责缺失,并提高本组织工作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标准化。

对于四个关键环节的具体规定,专家们进行了详细的解释:

在议案阶段,进一步明确了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对组织工作的管理权限、职责范围和集体议案程序,不仅有效解决了职责不清的问题,而且明确了各级党委(党组)集体讨论决定的工作原则,避免了组织工作由小规模或个人决定的问题,充分体现和贯彻了民主集中制原则。

争论的焦点是要“关闭政策”,重组和改革组织,为审议和决策以及组织实施奠定良好的基础。《条例》对组织改革、主要体制机制和职责调整、组织设置和职能配置、人员配置和领导岗位以及其他不同类型的组织事项提出了不同的论证要求。同时,明确了听取意见、调查研究、法律合规性审查等论证方法。在各级机构设置委员会办公室的论证中。

审议和决策是组织决策的关键程序,在整个组织工作中起着决定性作用。《条例》明确规定了组织事项审议决策的主体、原则、内容、程序和表决方式,重点是“谁审议决定”和“如何审议决定”。

组织和实施程序主要针对实施问题。各部门、各单位批准发布的《三项决定》和《组织管理条例》是组织法制化的重要形式。它们不仅可以“写在纸上,贴在墙上,放在抽屉里”,而且必须严格执行。它们也有助于提高要求指示和报告的意识。

这四个关键环节在以前的工作中已经有所反映,但也有批准优先于实施的情况,如对批准前启动、研究和论证、批准后实施不够重视、检查不严、程序不规范等专家指出,《条例》规定的四个关键环节为加强领导、明确责任、完善机制、规范程序、强化实施、严格遵守制度提供了一套基本规则,有助于有效解决实际工作中动作不严格、论证不足、审批不规范、执行不力的问题。

(3)监督和问责将单列一章,旨在通过有效的监督和问责,真正落实和取得实际成果

“各地区、各部门党委(党组)负责管理和监督本地区本部门的组织机构设置。”“组织机构的建立和纪律要求的落实应纳入巡视检查、党委监督检查、人员选拔任用专项检查、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等监督范围。应共同努力进行监督。”“违反本条例规定,组织机构违法违纪行为查处不力,整改不力造成严重后果的,按照《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和《关于

《条例》中专门有一章是关于监督和问责的,其中对有关部门监督组织机构设置的责任和权限、组织机构设置应遵守的纪律、违纪违法行为的处理和问责措施作了八项详细规定。专家指出,这意义重大。

“组织系统的生命力在于它的实施和执行。只有通过有效的监督和问责,《条例》的所有制度规定才能真正得到实施和有效冯丽霞说,强调监督和问责是对违反纪律和规则的问责的本质,是在组织的建立中实行严格约束的原则。这也是使该组织的建立合法化并保持其严肃性和权威性的基本要求。

张小燕认为,关于监督和问责的单独一章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制定的党内法律法规的共同特点,为包括《条例》在内的党内法律法规的实施提供了“内在动力”。

事业单位的设立涉及党和国家事业单位的改革、体制机制和职责的调整、事业单位的配置和调整、各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设立和领导职务,监督的重点是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因此,加强党内监督领导下的多层次、多角度监督十分重要。吉杰分析:“在明确各地区、各部门党委(党组)对组织机构设置的管理和监督职责的基础上,《条例》规定了各级编委会、编委会办公室和相关部门对组织机构设置的监督职责、权限和操作程序。在明确监督主体和责任的基础上,《条例》建立了一套工作机制,如对组织机构的核查和评估,为监督和问责提供了坚实的体制基础。”

同时,《条例》进一步明确了组织机构设置监督问责、巡视检查、党委监督检查、人员选拔任用专项检查、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等各项工作的相互关系和协调,有利于形成监督实施的制度协同。冯丽霞解释:“条例规定了组织机构设置工作中应遵守的纪律要求,规定了组织机构设置工作中的五种禁止情况,强调禁止“逐条干预”,并列举了对违纪违法行为的处理和问责措施等。,为监督和问责提供“统治者”和“剑”

一次部署,九次实施。专家表示,《条例》的进一步实施将为赢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有力的制度和组织保障。

人民日报(2019年10月15日,02)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8投注 湖南幸运赛车 澳门百家乐